正文 第142章 第 142 章

【書名: 穿成大佬的私奔前妻 正文 第142章 第 142 章 作者:池陌

強烈推薦:超英的小團子[綜英美]不死傭兵快穿之專業打臉指南審神者宇智波炑葉[綜]我是大反派[快穿]一晚情深,首席總裁太危險山村名醫紅樓之公主無雙     雖然生活在90年代,可因為經濟條件還不錯, 蘇惟惟的日子一直過得還算瀟灑, 生活水準跟后世比并沒有大幅度下滑, 她也樂在其中。

    他們搬家后的第二年,梁敏英開始謀劃著時裝周的事,這一年, lw在各國設立專賣店, 將中國風融入到品牌系列中, 注重擴大品牌的國際影響力, 在她們有心擴張下,lw很快以獨特的設計和超前的理念贏得了不少明星名媛的喜愛,在許多品牌還以繁瑣為新穎的現狀下, lw已經化繁為簡, 衣服有設計感, 穿起來大牌, 甚至有人說, 女人的衣櫥里必須有一件lw的衣服, 省吃儉用也要買一件lw的衣服什么的。

    這話不知道是誰說的, 反正傳著傳著就有了洗腦的效果, 最終lw成了女人夢想中的品牌, 許多買不起lw的女生,寧愿省吃儉用也想走進lw的專柜買一件適合自己的衣服。

    這年申請參加時裝周, 蘇惟惟和梁敏英跑前跑后, 籌劃了很久, 也是這時她才發現,這個年代來歐美旅游是最好的,基礎設施足夠完善,歷史人文景觀也夠吸引人,有人文有風景,來這邊旅旅游倒是不錯的,蘇惟惟這次出差整整十五天,期間除了工作,就是逛街,還給梁明蘇的寶寶買了不少嬰兒用品。年初時梁明蘇生下一個女寶,寶寶跟蘇惟惟長得很像,也愛粘著蘇惟惟,家里陡然有了個小孩,全家人都很激動,經常逗她,以前蘇惟惟一直覺得琤琤已經夠小了,可因為來了個更小的,琤琤好像一下子變成了大哥哥。寶寶叫芒芒,雖然這年頭取名都流行叫婷婷、晨晨、嬌嬌之類的,可蘇惟惟怕重名,做主家里的小輩都隨大流,后來梁明蘇決定孩子的小名就叫芒芒,芒芒特別可愛,小小年紀就很有心眼,蘇惟惟覺得這是遺傳自葉澤西,可葉澤西卻說這絕對是侄女像姑姑,遺傳她來著。

    蘇惟惟很喜歡這小東西,恨不得把天上的月亮捧給她,就是有時候家里這輩分實在弄不清,比如她給寶寶買東西,是以舅媽的身份買,還是以姑姑的身份買?

    lw最終成功獲得時裝周的資格,蘇惟惟和梁敏英都激動壞了,這是中國品牌的第一步,意義非凡,消息傳出后不少媒體都報道了這件事,梁敏英作為老總壓力不小,整天都在和設計師琢磨款式問題,時裝周的秀款不容易做,蘇惟惟記得后世經常會有秀款被吐槽太雷,可說實在的,如果款式做的太平,只是追逐流行卻沒有自己的想法,在秀場上很容易被壓下去,他們要做的是能引領潮流,指引風向標的款式,梁敏英給蘇惟惟下了死命令,要她幫忙設計定款,是以蘇惟惟從國外回來后整天往lw的公司跑。

    她累得半死,回家就想求安慰,賀東霖失笑著給她按摩,他靠近她聞了聞,“身上怎么有股奶味?今天又去看芒芒了?”

    一提到小侄女,蘇惟惟立即激動起來,“芒芒都會咿咿呀呀了,小丫頭太可愛了。”

    “這么喜歡女孩,要么我們也生一個?”

    蘇惟惟一個機靈,當下不敢相信地看向賀東霖,她以為他們雖然是炮友,但好歹心靈相通,他應該早就知道她不想生孩子,怎么會忽然提起這件事?要知道一直以為蘇惟惟雖然沒有婆婆催生,可家里這幾個小姑子也不是吃素的,動不動就讓她給琤琤添個妹妹,怕給她壓力又說弟弟也行,只要兩個就成。坦白講,蘇惟惟對她們的話從不放在心上,一向是她們催她們的,自打梁明蘇嫁給葉澤西之后,再也不干脆她了,畢竟蘇惟惟完全可以以小姑子的身份催梁明蘇再多生幾個。

    是以她已經很久沒被人催生了,沒想到大佬會忽然提到這件事。

    “你應該知道我不想生吧?”

    賀東霖眼里閃過笑意,他自然是知道的,她十分抗拒生產一事,可最近她總是抱明蘇家的芒芒逗趣,第一次看她跟那么小的孩子相處,他心里總有種說不出的遺憾。

    他不記得她生琤琤的那兩年了,不知道她生產是什么樣,哄孩子是什么樣,沒有撫摸過她懷孕的大肚子,因而總想補上這一段。

    當然,他不會強求她。賀東霖摸著她的腦袋,溫聲笑道:“你要是實在不想生就算了,我就是覺得遺憾。”

    “嗯?”

    賀東霖把想法告訴她,又話鋒一轉,“主要是想生一個像你這么可愛的女孩,惟惟,以你的基因,不多生一個,實在是浪費了。”

    看看人家這水平!蘇惟惟見過那么多催生的,就沒見過一個像賀東霖這般有水準的,一般人總說什么多生一個孩子老了有人陪,什么有兒有女才湊個好字,但這些話根本說服不了蘇惟惟,她覺得一個孩子就挺好,琤琤這么乖,以后還是大佬呢,她有兒如此,夫復何求?可如今,賀東霖雖然沒給她壓力,卻把姿態擺的低低的,說什么不記得以前的事心里遺憾,很想這次從孕期就照顧她伺候她,說什么想讓她做天底下最幸福的孕婦,又說她懷孕時一定會很可愛,說生個跟她一樣可愛的女孩,這彩虹屁吹的,一套套的,連蘇惟惟這種彩虹屁制造機都差點被轟暈了。

    但她還沒暈呢,“不不不,我覺得我們二人世界就挺好。”

    賀東霖也只是一提,既然她不愿意,他也不會強求。

    蘇惟惟說得對,他們二人世界就很好,尤其是這兩年,他們床上生活愈發和諧,蘇惟惟也似乎從中得到了更多的樂趣,有時候家里沒人,夫妻倆甚至還能解鎖一下新姿勢,日子簡直過得像花一樣,用蘇惟惟的話說,這樣的日子賽神仙,千金不換。

    賀東霖把她拉到懷里來,親了親她的嘴,笑道,“那你可要想清楚了,你這輩子可就沒機會做外婆咯。”

    蘇惟惟被說得愈發心里空了,“那我還可以做奶奶嘛,你說嘛,你是不是就想要個閨女寵?有了閨女你就把我扔一邊了是吧?”

    男人都是大豬蹄子。

    賀東霖捏著她的鼻子,失笑,“算了,想來想去,我們還是不要生閨女了,你說的是,我有你就夠了。”

    蘇惟惟一下子心理平衡了,她前世就是恐生癥患者,覺得一個孩子會帶來很多麻煩,孩子又吵鬧,花錢還多,心里的結就有了。當然,穿越來后這些都不是問題,應該說所有的問題都可以用錢解決,可還是不想生啊。

    大佬哄她她心里還是受用的,當下回報熱情一吻,她這么熱情賀東霖哪里把持得住?當下把她放倒在床上。

    經過這幾年的訓練,蘇惟惟已經不會隨便腰酸了,可昨晚太激烈了些,今天還是有些腰酸,一早,她從床上爬下來,走路姿勢怪異,賀東霖見狀,低聲道:“是我不好,我放點熱水,你去泡個澡?”

    “唔,本來就是你不好,”都多大年紀了還這么激烈,這樣年輕人看到了是會自卑的好嗎?蘇惟惟瞪他一眼,可她那一瞪風情萬種,還帶了幾分撒嬌的意思。

    賀東霖輕笑,忍不住親了她一下。

    “我兒子呢?”琤琤最近經常去畫室,已經不怎么愛去學校混日子了,因為畫畫時間自由,一早琤琤都會在家吃飯的,這個時間點他應該在聽英語廣播才對。

    “明蘇把芒芒送來了,琤琤帶她去花園了,”賀東霖端著煎鍋,將煎好的煎蛋放在她面前的盤子里,又把筷子拿好遞到她手里,蘇惟惟很自然地接過,秋日的陽光爭暖,照在人身上舒服的讓人忍不住蜷著腳趾,她咬了口煎蛋,瞇著眼道,“老公,你說30年后會怎樣?”

    賀東霖沉默片刻,“給我10-15年時間,我有信心讓你用上你說的智能手機,不出意外,30年后我們公司應該已經研發出人工智能了。”

    蘇惟惟一驚,“那么牛逼?”

    “女孩子不要說臟話,”賀東溫聲道,“我們公司有一個規劃,目前看來視線智能手機的問題不大,只是目前的鋰電池較大,我已經收購了一家鋰電池公司,以后會向智能手機的方向邁進。”

    蘇惟惟真心感嘆,開掛的大佬真夠可怕的,她不過隨便提了句智能手機,他就給安排上了,并且有信心10多年就實現,這速度也太可怕了。

    這夜,蘇惟惟忽然接到了大壯的電話,說是梁敏英在國外身體不好進醫院了,蘇惟惟擔心的厲害,正巧老大葉沉東還在國外,她便給老大打了電話,希望老大工作之余能幫忙照顧一下。

    有蘇惟惟這層關系在,葉沉東不會說別的,當下應了。

    這兩年葉沉東的公司發展的也不錯,辰東和東霖依舊是兩大對手公司,這倆人在私底下的關系也并沒有因為蘇惟惟的關系變好,但要說壞也不至于,有時候蘇惟惟甚至覺得他們有種惺惺相惜的感覺。

    放下電話,蘇惟惟嘀咕,“也不知道我哥會不會去。”

    賀東霖從后面抱著她,摩挲兩下,“應該沒問題,如果你放心不下,我陪你一起去看看敏英。”

    蘇惟惟皺眉,她也想去,可問題是梁明蘇最近工作忙,二哥葉澤西又季節性過敏,把醫院當家,寶寶需要人照顧,偏偏寶寶又黏她,她也走不開。

    “那就無需擔心,葉沉東雖然人不怎樣,但做事還是靠譜的。”

    蘇惟惟挑眉,故作生氣,“那是我嫡親的大哥,你說我哥壞話我可是會生氣的。”

    賀東霖親她嘴唇,“你讓你哥去照顧我妹,我都沒意見。”

    “耶?”蘇惟惟忽而想到什么,整個人都嗨了。

    那邊,梁敏英剛拿了藥從醫院出來,因為虛脫的厲害,站都站不穩,助理擔心道:“梁總,要不回酒店休息一下吧?”

    梁敏英搖頭,正要說話,就見一個身穿黑色西裝的男人從臺階下走來,他身材高大,寬肩窄臀,似乎天生就是為西裝而生的,站在一干外國人中絲毫沒有被壓下去,梁敏英的心猛地跳了一下。

    男人眸色冷寒,聲音沉沉:“惟惟讓我來看看你。”

    梁敏英笑笑,“我沒什么大事,嫂子她就是瞎擔心。”

    蘇惟惟一直是這樣的性子,家里這么多人,誰不舒服誰心情低落誰需要關注她都能第一時間察覺到,上到老人下到孩子,她總是力所能及給人溫暖,梁敏英說不感動是假的,但葉沉東可是辰東的總裁,他這樣的氣勢和氣場,來看她只會讓她更拘束。

    葉沉東沉默片刻,“走不動?”

    “還行,就是有點虛弱,沒事,我能堅持的。”

    葉沉東頓了頓,背對著她,“我背你。”

    梁敏英差點傻了,他背她?要辰東那樣大公司的老總背她?且對方還是蘇惟惟的親哥哥,這怎么想都不妥當,更何況她長這么大還沒被男人背過呢,梁敏英正想著,卻被人強行背了起來。

    但一直以來她都以公司老總自居,向來維持女強人的氣勢,如今竟然被人背著,梁敏英渾身不自在,偏偏不敢動,只能摟著他的脖子不讓自己掉下去。

    助理嚇傻了,他么的辰東老總背他們lw的老總,這么玄幻的事情竟然被她遇到了,絕對是此生不再有,這說出去夠吹一輩子了!

    -

    蘇惟惟對于梁敏英和葉沉東的事,一向是抱著不鼓勵卻也不反對的態度,可梁敏英回國后,她看起來倒沒什么特別的,并不像談戀愛的樣子,想來是跟葉沉東沒成,蘇惟惟也沒多問,此時的梁敏英完全是職業女性,她愛上了以公司為家,常年出差的生活,葉沉東也忙于公司擴張,蘇惟惟替他們算了一下,他們一個月能回省城的時間不足7天,這7天倆人能碰上的只有3天左右,這3天公司還有各種大大小小的事要處理,他們要是談起戀愛來,只怕連造孩子的時間都沒有。

    蘇惟惟也就歇了做紅娘的心。

    芒芒越來越好玩了,蘇惟惟也特別喜歡逗她,對于這個和她長得很像的小姑娘,她總是偏疼幾分的。蔡筠見狀,笑得目光柔和,“惟惟,你知不知道芒芒出生時和你非常像。”

    蘇惟惟微怔,蔡筠遞來兩張照片,她疑惑,“為什么拿了兩張芒芒的照片?”

    蔡筠失笑,“哪有兩張芒芒,左邊這個是你,你說像不像?你哥那天還說呢,看著芒芒就仿佛看到曾經的你,你爺爺奶奶也因此特別疼芒芒,說起來這也是一種緣分,你和你哥是龍鳳胎,他的女兒像你,你的兒子像他,或許這就是血緣吧。”

    芒芒聽了這話,笑嘻嘻地沖蘇惟惟吐泡泡,蘇惟惟樂了,摸著她的小臉頰笑,“芒芒偷聽我們說好,被姑姑抓到咯!”

    芒芒也不知能不能聽懂,就是咯咯咯笑。

    梁明蘇回來,見蘇惟惟逗芒芒,活脫脫就是蘇三歲,她笑:“惟惟,有你在,我哥也不用要閨女了,反正你跟小孩子沒區別。”

    蘇惟惟挑眉,“叫嫂子。”

    梁明蘇裝沒聽見,“嫂子?你喊我?來,再喊兩聲。”

    蘇惟惟氣得牙癢癢,告狀:“媽,你看你兒媳婦欺負我!”

    蔡筠故意長嘆一聲,“兒媳婦說話,婆婆不好插嘴的。”

    蘇惟惟氣壞了,又拉著老太太告狀,“奶奶,你孫媳婦欺負我。”

    老太太這才為難了,一邊是孫女,一邊是偶像,想來想去她還是決定不摻和了,蘇惟惟孤立無援,最終抱著芒芒去一旁畫圈圈了。

    這年冬天,蘇惟惟似乎比往年胖了一些,梁明蘇看她一直啃豬蹄,忍不住直咽口水,“你最近是不是吃的有點多?”

    “這叫貼秋膘好嗎?”

    梁明蘇直翻白眼,秋天都過去多久了還要貼秋膘?再說蘇惟惟的身材一直保持的不錯,這還是第一次見她發胖呢。

    梁敏英也覺得奇怪,“嫂子,你是不是得控制一下?我看你的腰好像確實粗了一點。”

    她說的委婉,卻也不得不承認,一向是小腰精的蘇惟惟腰也比之前臃腫了,雖然冬天人都會胖,發胖后的蘇惟惟依舊還是瘦的,可一個瘦子忽然發福,怎么想都很奇怪。

    “你……是不是懷孕了?”梁敏英試探性問。

    蘇惟惟擺擺手,不在意地說,“不可能,我前幾天還來大姨媽呢。”

    一開始她發現自己發胖也以為是懷孕了,畢竟最近胃口是真的太好了些,可前段時間正準備去醫院檢查時忽然見紅了,既然來大姨媽了就不用擔心那些有的沒了,是以她才如此自信。

    梁明蘇弱弱地說:“我同事懷孕時也見紅的,你要不要去查查?”

    蘇惟惟啃豬蹄的動作慢慢放緩了,隨即眉頭緊緊皺起。下午,賀東霖被叫去了醫院,得知蘇惟惟已經懷孕三個月時,他竟然激動得眼眶溫熱,就這樣當著醫院里所有人的面緊緊抱著她,定格許久。

    滿肚子牢騷準備發泄的蘇惟惟,在面對這樣的大佬時,不得不把所有抱怨壓了回去。

    “惟惟,你真棒,我們又要有個寶寶了。”

    “……”棒個屁!蘇惟惟翻白眼翻的差點眼抽筋,她實在不明白,他們一直在避孕,為什么還會懷孕?明明大佬每天都要用至少1個小雨傘,他們都是謹慎的性子,沒有措施從不會繼續,這么嚴密的措施下,竟然還能懷上,這幾率她是不是該去買彩票了?

    晚上回去躺在床上的蘇惟惟忽然想起來有什么不對,她哭喊著捶賀東霖,問他到底是怎么把種子撒下去的,明明就沒有足夠的條件,明明他們就沒想生二胎,這到底算怎么回事?

    賀東霖也很意外,“在那么嚴密的防范措施下,我們的寶寶都能到來,這只能在證明她是個游泳健將。”

    “……”抱歉,她笑不出來。

    “還是個翻墻高手。”

    “……”呵呵噠,明明是她運氣比較差而已。

    “不論如何,我堅信她一定是個和你一樣可愛的小姑娘,惟惟,一想到她那么可愛,我真是迫不及待想要見到她。”

    蘇惟惟十分糾結,她真不想生孩子,誰知琤琤知道她懷孕后,買了不少產婦看的書籍,天天讀給她聽,自己也買了不少關于二胎的繪本,說他想做世界上做好的哥哥。

    家里的兩個男人都給了她前所未有的鼓勵和信心,關心她愛護她,真正把她當孩子一樣寵,再加上孩子來都來了,打掉更傷身體,猶豫來猶豫去,蘇惟惟也就錯過了最佳時期,慢慢的她開始接受做母親這件事,而賀東霖也如他所言,從知道她懷孕開始,就更加細心的照顧她。

    每天燉有營養卻不會發胖的湯給她補身體,定期給她拍照片,記錄下她懷胎十月的樣子。

    賀東霖聽人說胎教很好,特地讓人買來磁帶,天天播放給寶寶聽,他和琤琤也總是對著蘇惟惟的肚子講故事,給孩子做胎教。

    月份大了之后,蘇惟惟晚上睡覺十分困難,還容易水腫,賀東霖則每天夜里起來幫她按摩,到了生的時候,蘇惟惟已經很難彎腰系攜帶了,琤琤每次都會第一時間跑過來幫忙。

    好吧,被人寵著愛著的感覺,是她無法拒絕的,蘇惟惟的心態愈發變得平和,最終滿懷期待,懷胎十月把孩子生了下來,好在大佬的主角光環不是假的,果真被他盼來了一個閨女。

    大佬還給她娶了個乳名叫小葉子。" 166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穿成大佬的私奔前妻相鄰的書:撞臉反派boss以后[西幻]微微不懂愛巔峰軌跡獨寵天才小嬌妻小呆萌超甜的農女有福之王爺別逼婚神罰鬼門關穿成廢材后他撩到了暴躁師兄嫁入豪門FOG[電競]被總裁意外標記了有朝一日刀在手
大乐透2008年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