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74. 難以核實

【書名: 妙影別動隊 正文 674. 難以核實 作者:秋月春風矣

強烈推薦:我是大反派[快穿]快穿之專業打臉指南不死傭兵一晚情深,首席總裁太危險超英的小團子[綜英美]山村名醫審神者宇智波炑葉[綜]紅樓之公主無雙     唐崇信呼了口氣,深有感慨地說道:“老實說,撇開黨派之爭,我對這個彭若飛是相當欽佩的,他這個人意志堅定,足智多謀,博聞強記,又有犧牲精神,是個難得的人才,所以我多次勸他棄暗投明,可惜他始終不肯改換門庭,是個不折不扣的死忠之士,最后我們也沒有辦法,只得將他除去了,否則留著他便是黨國的心腹之患。”

    康鈞儒聽著唐崇信的敘述,感到心在滴血,他最崇敬,最投契的同窗好友,同袍兄弟就是被這些劊子手殺害在這里的監獄里的。

    唐崇信邊說,邊注意著康鈞儒的神情變化,但他看見康鈞儒面無表情地低著頭,便繼續說道:“我們當時就知道彭若飛有一個未成年的兒子,只是他把這個兒子保護得很好,我們一直未能找到他的兒子,就連最后在報上登載尸體認領的啟事,也沒見到彭若飛的親屬前來領尸,最后是一個牧師把彭若飛的尸體領走了,安葬在教堂內的墓園里了。”

    “不過,當我看見這張照片時,我恍若見到了彭若飛一樣,我敢確定,這張照片上的年輕人一定就是彭若飛的兒子,可為什么這張照片出現在你康老板的密室里?你說這是你的養子,難道說你收養了彭若飛的兒子當養子了嗎?”唐崇信步步緊逼。

    “唐司令,聽你這么一說,我還真是對這個彭若飛肅然起敬,要是我能收養他的兒子,那是我此生的榮幸,不過,這張照片上的年輕人確實是我大姐過繼給我當兒子的外甥,我外甥長得跟彭若飛如此相像,對我來說,倒是三生有幸。”康鈞儒不卑不亢,依舊死不承認。

    “你這個養子叫什么?”龔培元問道。

    “康大為,希望他能大有作為。”

    “他現在在哪兒?”龔培元直截了當地問道,他可沒有唐崇信這么好的耐心,跟康鈞儒兜圈子,他喜歡直奔主題。

    “已經出國了,在美國麻省理工學院讀書。”

    “那這張在陸軍軍官學校門口拍的照片是怎么回事?”龔培元緊追不舍。

    “那年我帶他去南京玩,看見陸軍軍官學校前面正好在招生,他又好奇又羨慕,也想參軍,但我們康家世代都是從商,所以我希望大為也能子承父業,況且兵荒馬亂的,我就這么一個兒子,怎么舍得讓他去當兵呢?可年輕人就是血氣方剛,他賴在那兒不走,央求我讓他圓一個軍人的夢,所以我就想了一個折中的法子,問軍校里的學員借了一套軍服,讓他穿上,在校門口拍了一張照,算是了卻了他的這一從軍的心愿了。”康鈞儒鎮定自若,侃侃而談。

    康鈞儒有問必答,但所有的答案都不是朝著唐崇信和龔培元預想的方向而去的,這讓唐崇信和龔培元都甚是沮喪,況且康鈞儒所供認的這些情況很難得到證實,抗戰爆發后,南京陸軍軍官學校早已內遷,軍校如今分散在九江,武昌,瑞金,西安,甚至是新疆迪化等各地,要想核實一個十年前入校的學員,簡直是大海撈針。

    至于康鈞儒所言的如今他的養子康大為在美國麻省理工學院讀書,那更不可能核實清楚,總不見得派人漂洋過海去核實真偽,就算是拍電報,這一來一去不知要等到猴年馬月,唯一可行的就是了解一下康鈞儒的姐姐,是否曾經將自己的兒子過繼給了康鈞儒。

    于是,唐崇信又詢問關于康鈞儒姐姐的情況:“你說你的姐姐把自己的小兒子過繼給你了,那你姐姐現在在何處?”

    “我姐姐前年已經去世了。”康鈞儒這次說的是實話,是當初梁伯捎信給他的。

    康鈞儒與他的封建家族決裂了之后,家里的情況幾乎一無所知,只有梁伯還與康家有些聯系,有時會把家里的情況告知康鈞儒,年輕時的康鈞儒意氣風發,激進執拗,大少爺的任性讓他毅然決然地與家族決裂,但隨著年齡的增長,人格的成熟,他對父母手足的思念之情與日俱增,但此時他卻不敢再與他們有任何來往,怕自己的身份連累了家人,給他們帶去危險,所以這么多年來,梁伯成了他和康家人唯一的紐帶。

    “已經死了?”唐崇信難以置信地望著康鈞儒。

    “是的,是病死的。”康鈞儒心情沉重地說道。

    “那你姐夫呢?”唐崇信繼續問道。

    “姐夫如今帶著全家移民去了印尼了。”

    康鈞儒知道唐崇信想要對他姐姐一家進行調查,從而來證實他的供詞的真偽,因此康鈞儒謊稱姐夫一家已經移民去了國外,這樣一說,唐崇信自然是難以核實其真偽。其實,他的姐夫在他姐姐去世之后又續弦了,他的兩個兒子如今由他資助,在美國麻省理工學院讀書。剛才他對唐崇信所言也并非全是虛言,而是真真假假,張冠李戴,讓唐崇信難以捉摸。

    審訊似乎進入了一個死胡同,唐崇信覺得康鈞儒沒有說實話,但又苦于手頭沒有證據來反駁他,于是他決定讓龔培元派人去康鈞儒的老家了解情況。

    唐崇信跟龔培元耳語了幾句,龔培元便離開了,他去安排下面的人去康鈞儒的老家浙江吳興了解情況。

    唐崇信只得先把康鈞儒那個有爭議的養子一事擱置一邊,隨后將審訊重心又轉移到了那些被康鈞儒藏匿起來的賬本,名單上來。如果他能掌握這些賬本和名單的話,就能以此作為要挾,從而可以對那些軍政大佬的操控自如。

    尹修文想要這些賬本,因為那是他授人以柄的證據,是他的死穴,康鈞儒想要這些賬本,因為那是他得以自保的護身符,是他的利器,而唐崇信想要這些賬本,因為那是他開啟財富的鑰匙,是他的寶庫,同時,他若是將這份名單上交,那他成了國府反腐倡廉的英雄,成為他升官發財的墊腳石;他若是將這份名單按下,那他就是那些貪贓枉法大佬們的恩人,真金白銀就會滾滾而來。

    所以,對于這份名單,唐崇信勢在必得。24 166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妙影別動隊相鄰的書:快穿:大佬上線中鋼鐵疲勞我在漫威刷好感我欲揚唐明朝假太監攻略系統:男主大人請饒命!絕品特戰兵王從海軍到萬界超神學院之暗天使之王三國呂布之橫掃千軍夢回隋唐之我是程咬金快穿:心機BOSS日日撩
大乐透2008年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