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五十二章 殘陣

【書名: 開天錄 正文 第七百五十二章 殘陣 作者:血紅

強烈推薦: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過武神天下東方不敗之異界崛起野心家快穿系統攻略穿越五零搶夫記諸界末日在線百煉成神     十一條巨大的身影飛出了軍城。

    他們凌空飛渡的時候,數百萬吞噬了大量元晶,體內能量回復了小半的巨神兵猛地站起來,雙眸紅光閃爍,漫天細細的紅光再次集火。

    這一次,數百萬巨神兵眸子里射出的紅光,精準的集中在了一名玄冥老祖的身上。

    就聽一聲慘嚎,這尊玄冥老祖的腰部以下瞬間汽化。

    萬丈冰雕上射出的神光,將十一條巨大的身影拉出了軍城,其中十條身影重重的落地,穩穩的站在了離城百里的荒野中。唯有一條半截身軀伴隨著一聲巨響墜地,在地上連連翻滾了數十圈,碾死了數千名閃避不及的部族戰士。

    軍城的城防大陣再次開啟,巫鐵等人急匆匆的掏出了大道寶丹服下,極力的恢復損耗。

    所有人都聚集在了五行道人身邊,巫鐵向五行道人點了點頭,五行道人一聲長嘯,一縷五彩神光從天而降,將巫鐵、老鐵、羲武樂、羲不白、乾鷲、乾梟等人全都刷進了自己的五行空間。

    三尊玄冥老祖正在五行空間中怒吼咆哮,通體噴射出無量寒光和冰晶對抗鋪天蓋地的火焰。

    巨桑在五行空間中微微搖晃著枝條,一股股磅礴的先天青木靈力融入虛空,為滔天火海提供了源源不斷的‘燃料’。

    拳頭大小的三足金烏元氣未復,但是已經比他作為精魄形態時強大了數倍。

    小小的紅色鳥兒張開小嘴,一絲絲極細的金紅色火星噴濺,漫天的火海溫度就直線上升,真個連虛空都被燒得近乎融化了。

    三尊玄冥老祖失去了和外界冰雕的聯系,他們只能依靠自身力量苦苦抵擋五行空間的焚燒。他們的護體寒光一層層的被煉化,高溫透過他們的護體寒光,燒得他們慘白的皮膚上不斷冒出大片的水泡。

    巫鐵等人進入五行空間的時候,三尊玄冥老祖同時發出了不甘的怒吼。

    三人分別拔出了寒氣升騰的彎刀、波紋劍和奇形長矛,他們口吐寒氣,激蕩手中靈兵,一道道長達萬丈的寒芒撕裂火海,狠狠的向巫鐵等人斬了過來。

    站在巫鐵身后的李玄龜、袁麒麟同時出手。

    李玄龜手中一塊龜甲脫手飛出,一副巨大的先天八卦圖冉冉飛起,化為一個巨大的八卦光盾擋在了巫鐵等人面前。

    袁麒麟則是右手一揮,一張巴掌大小的卷軸飛出掌心,迎風一晃,就迅速的膨脹開來,頃刻間化為一副巨大的江山社稷圖和先天八卦圖融為一體。

    無數條寒光橫掃而來,沖擊得組合起來的八卦社稷圖劇烈震蕩,神光亂晃。

    跟在李玄龜、袁麒麟兩人身后的數千名神明境高手同時出手,不斷將自身法力注入組合的異寶之中。

    就看到一頭玄龜體長千里,盤踞在萬里江山圖上,自由自在的吞吐著漫天云霞。

    玄龜的龜甲上神光奕奕,江山社稷圖中一條條大江大河騰空而起,化為條條白龍纏繞在玄龜身邊,任憑寒光亂劈,玄龜紋絲不動,一道道寒光則是不斷炸成粉碎。

    三尊玄冥老祖徹底絕望了。

    饒是他們都是神明境巔峰絕頂的強悍存在,李玄龜、袁麒麟驅動的,卻是李氏、袁氏兩家的鎮族神器,兩件秘寶的殺伐之力或許不夠,但是防御力絕對頂尖。

    更有數千神明境高手提供源源不斷的法力,以他們三人之力,如何能破開這恐怖的防御?

    尤其是,他們在五行空間中,已經傷損了大量的寒氣。

    “我們不服!”一尊玄冥老祖嘶聲尖叫著:“我們吃了那么多的苦!”

    “我們不服!”另外一尊玄冥老祖歇斯底里的尖叫著:“我們好容易才脫離那無窮盡的寒冰地獄,我們不該死在這里……醇酒美人,無邊享受,我們還沒來得及享用!”

    “我們不服啊!!!”第三尊玄冥老祖扯著嗓子,猶如杜鵑啼血一般嘶聲尖叫:“想當年,我們也是威震一方的人物,我們只是不想死,我們投靠諸神,卻被他們囚禁在寒冰地獄中……日夜煎熬……我們好容易才脫身出來!”

    “可是這一切,和我們有什么關系呢?”巫鐵冷酷的聲音打斷了他們的絮絮叨叨:“無論你們當年是什么樣的大人物,你們現在帶著你們的子孫,想要滅絕我們的苗裔……有你無我,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巫鐵深吸一口氣,他身后,近萬名神明境高手同時出手,一縷縷法力不斷投入巫鐵的身體。

    太初冕在緩緩旋轉,時間長河在翻滾,巫鐵借助太初冕的力量侵入時間長河,就好像一塊隕星墜落在了大江大河中,激蕩河水,濺起了無數的漩渦和危險的暗流。

    太初冕穩定的在時間長河中穿梭,巫鐵鎖定了一尊玄冥老祖的氣息,在時間長河中一點點的追蹤他過往的身影,追溯他的整個人生。

    羲武樂、老鐵等已經開始發動攻擊,五行空間的火焰對他們絲毫無傷,他們遠遠的圍住了三尊玄冥老祖,不斷的隔空遙擊,無數威力強大的法術、秘咒,雨點一樣的落在三尊玄冥老祖身上,不斷的消耗他們的力量。

    三尊玄冥老祖的氣息不斷的衰落,三人的吼聲也越來越沒精打采。

    巫鐵一點點的在時間長河中穿梭著,他終于找到了被他鎖定的那一尊玄冥老祖的過往。他伸出手,輕輕的一擊,在時間長河中,將他最初的剛出生時的狀態徹底抹殺。

    三尊玄冥老祖當中,手持彎刀,正瘋狂劈砍的那位突然一聲慘嚎,隨后整個炸成了一團火星,一切存在過的痕跡,都消失得無影無蹤。

    “老六!”另外兩尊玄冥老祖同時驚呼,又是悲傷,又是憤怒,同時,更多的是恐懼。

    敵人能夠用如此詭異的手段擊殺他們一人,那么就肯定能擊殺他們。

    “我們不服!”手持波紋劍的那玄冥老祖蹦跳著嘶吼:“來啊,公平一戰,和老夫公平一戰!”

    巫鐵抬起頭來,冷然笑道:“好啊,公平一戰,你自廢修為,將修為倒退到神明境一重天,本王和你公平一戰!”

    兩尊玄冥老祖全都閉上了嘴。

    神明境,想要修為倒退,唯一的辦法就是重傷自身。

    畢竟神明境的修為,是神魂和身軀融合,大道法則和身軀的融合。這種融合不可逆,只能損毀。

    巫鐵是神明境一重天的修為,兩尊老鬼想要將自己的修為退回神明境一重天,他們唯一的辦法,是重傷損毀自己九成的神軀……

    一個好端端的人,渾身被損毀了九成,還剩下什么?

    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有種,讓他來!”兩尊玄冥老祖迅速在人群中梭巡了一下,然后他們指向了修為境界最高的乾梟。

    乾梟懶洋洋的舉起右手,很果斷的搖了搖頭:“本尊沒種……本尊要留著性命,去疼愛、呵護曌妹,哪里有這個閑工夫,和你們這等下三濫的老亡命拼命?”

    幽幽嘆了一口氣,乾梟極其陰損的說道:“看看你們都一大把年紀了,不在家里頤養天年,反而跑出來帶著一群兒孫輩打家劫舍、殺人放火……老而不死是為賊,說的就是你們哪!”

    “本尊不同,本尊養尊處優,身嬌肉貴的,這世間的榮華富貴啊,無數好東西等著本尊去享受呢……誰沒空和你們玩命啊?也不看看,你們一條爛命,如何能和本尊相提并論呵?”

    乾梟的一張嘴,極其的陰損刻薄,兩尊玄冥老祖氣得口吐鮮血,一不小心,老鐵猶如鬼魅一樣從他們身邊掠過,手中陰陽長槍蕩起無數點寒芒,在他們身上穿出了數百個拳頭大小的窟窿。

    寒氣升騰的鮮血噴灑,身高九百多丈的玄冥老祖漸漸地法力消散,再也無法維持如此巨大的體型。

    他們的身軀一點點的縮小,一點點的被打碎,一點點的被煉化……

    軍城外,十一尊氣喘吁吁的玄冥老祖呆滯了一陣子,突然他們的老大一聲慘嚎,雙手捂著胸口大聲嘶吼:“痛煞我也……三位兄弟,也歿了!”

    十一尊玄冥老祖眼眶里淚水流淌,一個個鬼哭狼嚎的哭喊起來。

    數千部族長老也如喪考妣般嘶聲慘嚎,無數的雪原部族戰士一個個呆滯的站在冰天雪地中,完全失去了分寸。

    十八尊近乎不可戰勝的老祖,短短一戰,歿了七人,重傷殘疾一人。

    這,這,這……

    之前不是勢如破竹么?之前不是戰無不勝么?

    怎么突然,事情就有了這樣的變化?就連至高的冰川之神賜下的神力,也無法讓老祖們殺敵制勝了?

    驚惶在人群中擴散,無數中小部族的戰士目光游離的向四周張望著。

    在殘酷的雪原中,中小部族有他們獨特的生存文化。

    附庸大部落,追隨大部落的腳步四處廝殺劫掠……事情不妙,拔腿就跑,跑得快的就能活下來。

    雪原部族的戰士們,除了最強大的六大部族,其他的中小部族,無不都養成了極佳的逃跑技巧。

    士氣在衰減,好些戰士開始盤算這些天他們搶到了多少女子,搶到了多少財富。

    他們的部族長老們,也都目光游離的,開始盤算著要如何將這些財富和女子運回雪原如果十八尊玄冥老祖都失敗了的話,逃跑當然是唯一的選擇。

    如何跑得最快,如何跑得比其他人都快,如何在逃跑的時候,帶回最多的子民,帶回最多的戰利品……這是很考究一個部族的領袖手段和能力的事情。

    有幾個部族長老,不動聲色的,在人群中向后退了幾步。

    下一瞬間,這幾個退后的部族長老,就猛地炸成了大蓬的冰晶四散。

    玄冥老祖的老大緩緩縮回手,冷酷無情的說道:“哪怕你們全部死在這座城下,也要將城內的人斬盡殺絕,為我們的兄弟報仇!”

    “記住,你們就算全部死在這里,也要攻破這座城池,為兄弟們報仇。”

    玄冥老祖的老大陰沉沉的說道:“組九天督箓玄冥大陣……組陣,殺敵!”

    其他十名玄冥老祖的臉色驟然一喜,然后,他們的臉色驟然一僵。

    “大哥,九天督箓玄冥大陣,要十二個兄弟配合組成……我們,我們,我們現在,只有十一個人!”

    一名玄冥老祖小心翼翼的看著自家的老大。

    玄冥老祖的老大呆了呆,急忙伸出手指,一個一個的點著人頭計數了自家的兄弟,然后狠狠一跺腳:“操!”

    一腳跺下,大地轟鳴,大片寒氣噴薄四方,附近的數百名部族長老齊聲哀嚎,被沖飛了數百丈遠,一個個渾身蒙著薄薄的冰渣子,蜷縮在地上哆嗦個不停。

    一刻鐘后,巫鐵猶如一頭老山鷹一般,很沒形象的蹲在軍城北面城墻正中的城門樓子上。

    他身后,七道極其粗大的光柱沖天而起,將天空濃云戳出了七個巨大的窟窿。

    他面前,七塊人頭大小,光芒極其奪目的神魂結晶懸浮在那里,在他的控制下,排成了北斗七星的星圖模樣。

    幽若給了巫鐵一件收集神魂結晶、血脈精華的秘器,七尊被擊殺的玄冥老祖,就變成了這么七塊神魂結晶。至于他們的血脈精華,已經被巫鐵讓人送回巫族。

    玄冥一脈,在巫族還是有傳承的。

    玄冥老祖們的血脈精華,足以為如今的巫族培養出數十個頂尖的天才。

    至于這神魂結晶么,巫鐵倒是沒想好如何運用,或許,可以用來和幽若討價還價,看看能不能從他手上再摳點好東西出來?

    ‘轟’!

    一聲低沉的轟鳴從北面傳來。

    一團幽藍色的神光沖天而起,直沖到了極高的高處,然后化為無數道寒光向四周墜落。

    高空中,一縷縷晶瑩的冰晶冉冉飄落,四周氣溫急速的下降,大地上冰霜蔓延,從北面一路擴散了過來,迅速越過了軍城,將軍城南方的大片土地都化為一片冰天雪地。

    天地法則在異樣的波動著。

    酷寒籠罩一切,其他的地水火風、五行陰陽等等法則,全都在快速的削弱。

    軍城前方,十二根灰白色的冰柱無中生有的長了出來。

    只是,十二根冰柱當中,其中一根明顯短一些、細一些,色澤也駁雜一些,透著一股子先天不足的味道。

    一個沙啞、悲憤的聲音從那十二根圍成一圈的光柱中傳來:“武王小兒,可敢入陣一戰?” 166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開天錄相鄰的書:四重分裂不聊齋郡王的嬌軟白月光至尊獸卡東宮侍妾(重生)嬌氣武俠之神級捕快宗主人呢顧望櫻陽天魔正統正牌亡靈法師賣裝備的雜貨店
大乐透2008年开奖